您所在的位置:贝家新闻>体育>郎平: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时候知道不会赢,也竭尽全力

郎平: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时候知道不会赢,也竭尽全力

发布时间:2019-12-14 16:30:05

从新中国成立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创造了70年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奇迹背后,中国经历了无数的波折,付出了血与泪的代价。当然,它也贡献了惊人的智慧和勇气。在新书《奋进时代: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我们选择了几十位在新中国70年复兴之路上值得纪念的人来回顾中国人民70年的奋斗历程。

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39期《三联生活周刊》上,原标题为“郎平:女排精神没有赢得冠军”。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起诉。

文/张从之

“女子排球队的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知道有时它不会赢得冠军并尽最大努力。即使你一路走起路来不稳,你还是会站起来抖抖灰尘,眼睛依然坚定。生活不一定要赢,而是要努力赢。”

1981年11月16日,第三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在日本大阪体育场举行。看台挤满了人。这场比赛是在中国女排和东道主日本队之间进行的,日本队被称为“东方魔女”。在前天晚上艰难地以3: 2战胜美国队后,这场比赛的悬念其实并没有那么强烈。根据积分规则,中国只有赢了两盘才能赢得梦寐以求的世界冠军奖杯。

开始时,女子排球队的女孩表现出很大的势头,以15: 8和15: 7的比分轻松赢得了两盘比赛——世界冠军赢了,但比赛仍在继续。第三盘,中国队以10: 4领先,总分接近3: 0。中国队的心态放松了。然而,日本女排在最后一站变得越来越强,逆转了前一盘,连续赢了两盘。到第五盘时,双方的比分一个接一个地上升,日本在最后一分钟以15: 14领先。然后,郎平用斜线得分,打成15分。中国队重新获得发球权,然后依靠两个拦网得分以17: 15赢得决赛。中国女排赢得了全部七场比赛,首次登上世界首位。这是中国第一个真正的“三大球”(足球、篮球和排球)冠军。当时,整个国家刚刚摆脱动乱,开始转向经济建设。这位冠军无疑是那一代中国人最激动人心的预兆。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仅仅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女排“五连冠”梦想的开始。

1981年在日本赢得世界杯后,中国女排连续赢得四次世界锦标赛,包括所有的世界比赛:1982年第九届世界排球锦标赛,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金牌,1985年第四届世界杯,1986年第十届世界女排锦标赛。郎平一直出现在这五支冠军球队中——前四年,她是球队的顶级进攻球员,1986年,她作为助理教练参战。据统计,在日本世界杯上,中国队在7场比赛中得分1116次,其中郎平得分407次,得分79分,投篮命中率48.6%。有一段时间,“铁锤”出名了。身高1.84米的郎平,与美国的海曼和古巴的路易斯一起,也被称为世界女排的“三大进攻者”,成为许多对手的焦点。

20世纪80年代,当世界排球队成立时,古巴、日本、美国和苏联到处都是强人。自从在日本赢得世界杯后,中国女排立即成为所有强队的假想敌人。郎平曾经在他的日记中写了一件小事。正是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中国女排在去比赛场地练习时碰巧遇到了日本队。当另一个队的教练看到中国队要来时,他赶紧要求拳击队成员脱下背心。仔细观察发现,拳击队队员的背心上写着中国队主要队员的名字。美国队教练塞林格(Salinger)无视公众的疑虑,对球队实施严格的军事管理。“我们坚持每天8小时的集体训练。12名选手都没有结婚。在培训期间,他们都没有正式工作。他们对排球一无所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环游世界,打了将近100场比赛。整个团队只有一个信念:赢得洛杉矶奥运会!”

在决赛中,中国女排连续三盘赢得美国队的金牌。恐怕很多人都忽略了它。直到奥运会,射击队许海峰才获得金牌,中国才实现零金牌突破。

中国女排取得世界女排历史上第一个“五连冠”后,全国各界掀起了学习“女排精神”的浪潮,喊出了“学习女排,振兴中国”的口号。通过媒体报道,我们都知道女排是如何克服许多困难的:训练场地简陋,缺乏专业设备,资金有限。他们经常买便宜的机票,住在学生宿舍里观看海外比赛。即便如此,只要飞行时间稍长,条件允许,袁伟民教练允许每个人都到机舱后面练习蹲坐。女排姑娘和日本、美国一样渴望冠军。

郎平1960年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干部家庭。她出生时,经历了三年的艰难岁月。整个国家都在挨饿。她的父亲郎嘉华给女儿取名为“郎平”,希望她的生活健康安全。十几岁时,郎平陷入了十年的混乱。他的父亲被降级到干校,家庭负担由他的母亲承担。我妈妈在一家酒店工作。当时,许多来自其他省份的年轻人来到北京“串联”。酒店很拥挤。我妈妈不得不日夜轮班工作。郎平和她的姐姐郎洪很早就开始独立生活了。他们在做作业前买蔬菜,做饭,洗衣服,做家务。

郎平是一个长着胳膊和腿的大男孩。他会跑和跳。体育迷的父亲鼓励郎平参加各种体育活动。他有时间的时候会带她去看体育比赛。13岁时,郎平进入北京工人体育馆初级体校排球班练习排球,并于1976年入选北京排球队。两年后,18岁的郎平被时任主教练袁伟民招入国家训练队,成为中国女排的一员。

前国家队队员张房融比郎平大三岁,郎平昵称他为“毛毛”。两人一起比赛,退休后,他们一起带领国家队。第一次进入国家队的郎平给张房融留下了非常“特别”的记忆:“她自1978年以来在国家队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孩子极其滑稽、愚蠢、极其贫穷和可爱,非常瘦、非常高,有着非常窄的脸,像个发育不良的孩子,头发用两把刷子绑着,头朝上,像站在天上一样,让她看起来更高。”进入球队后,郎平在训练中力量很大,每天训练结束后,她都要自己做更多的练习。张房融回忆道:“当她做杠铃蹲坐时,她的腿太细太长,不能做正常的运动。她扭着屁股,扭着,扭着,她的脸很丑,还用牙齿扭着。”正是通过这种刻苦努力,郎平赢得了教练的赞赏。他一进入球队,就有机会参加各种大型比赛,并在未来崇高的排球世界中逐渐发展自己的扣球技术。

1986年,郎平退休了。因为她不想躺在女排的功劳簿上,她放弃了北京市体委副主任的职位,去北京师范大学学习了半年英语,第二年自费去美国学习。当时,郎平刚刚结婚,把他的全部财产300到400美元带到国外过着贫困的留学生活。他们和朋友呆在一起。郎平当了十多年的运动员,却发现除了玩球类运动,他什么也做不了。“他不会做饭,他不会花钱,他英语说得不好,他想跳迪斯科,但是他害怕他跳得不好,他不喜欢奶酪,他害怕在路上看到一只狗”。

“我可以想象,如果我不是出国后一直呆在中国,过着‘身无分文’的生活,我的头脑肯定不会垮下来。”郎平后来在自传《激情岁月》中写道。当她到达美国时,她从零开始,不再背负“五连冠”的重担,不再关心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她甚至主动避开爱国华侨集中的加州,搬到新墨西哥,因为她不想躲在别人的羽翼下。为了尽快在美国站稳脚跟,郎平在新墨西哥大学排球队找到了一份助教的工作。学校给了她免费学习的待遇。接下来的几年,郎平“复出”谋生,在意大利俱乐部打球,并受邀执教八佰伴世界明星队,他的物质生活终于逐渐改善,有了房子、院子和汽车。

1994年,在香港领先的郎平接到排球协会的电话,要求她绕过北京,说有事情要讨论。到达北京后,导师袁伟民要求郎平亲自回去教书。当时,中国女排进入了一个新旧交替,新旧交替的动荡时期。尽管许多人仍然期待它,但在1986年赢得冠军后的七年里,它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它甚至在亚锦赛上输给了泰国,并逐渐成为二流球队。郎平一直在关注女排的危机,但此时,她的生活也处于危机之中。她当时正在和丈夫协商离婚。她的女儿才两岁,她的监护权仍不确定。这个家庭被分成两半。面对老师的恳求,郎平犹豫了。她不能放开她的小女儿。回去教书意味着少聚多散。但最终,国家体委球类部门的负责人让她下定决心:“郎平,祖国真的需要你!”

1995年2月,郎平回家时,他被事先驻扎在机场的记者包围。郎平一回到工作岗位,就重组了自己的队伍,改变了训练方法,练习了自己的技战术。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会挖掘现场的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个动作。郎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中国女排从垫底拉回到强队——1995年赢得亚锦赛,11月世界杯第三名,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银牌,郎平获得“世界最佳蔻驰”奖。

当时,许多人不仅惊叹郎平的教学能力,还称赞她选择放弃国外的优惠待遇,回国领导团队。1994年,郎平在八佰伴世界明星队担任教练的工资为20万美元。当时,国内媒体称郎平在国家队一个月只拿了500元,有人说是每月5000美元。郎平自传的合著者陆星儿在1999年拜访了她的家,在浏览相册时发现了郎平的工资单。时间是1998年4月。郎平的工作工资,加上所有补贴和津贴,扣除税款后为974元。郎洪修女说:“郎平的工资在过去两年里涨了好几倍。1995年她回来时,工资只有500多元。”有人说,这个工资甚至不够郎平给美国女儿打长途电话。事实上,这并不夸张。

奥运会结束时,郎平完成了带领球队进入前四的目标。他本可以交出教鞭,回去和女儿团聚。此时,国外媒体透露,美国女排和意大利女排都对邀请郎平执教感兴趣。然而,应排球协会的要求,郎平决定再待一两年,以稳定球队,并在亚运会后制定计划。直到1998年,中国女排以每年一次的速度赢得亚运会冠军,郎平终于减轻了沉重的负担。

出乎意料的是,十多年后,当女排再次陷入危机时,郎平成了扭转局势的人。2013年,应排球协会邀请,她再次出任中国女排教练。此前,郎平已经在意大利俱乐部、美国国家队和土耳其俱乐部中有所转机,回到中国组建恒大女排,带领球队赢得联赛冠军。长期的高强度比赛和教练让郎平全身受伤。她周围的许多朋友建议她不要承担国家队的负担。甚至导师袁伟民也要求她考虑她的身体。毕竟,郎平的身体已经拉响了警报,上次当教练的时候,她在体育场晕倒了好几次。然而,郎平说,她的心永远对女排有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吸引了她加入女排。2013年,她第二次成为女排教练。两年后,在女子排球世界杯上,郎平带领一支全新的女子排球队在11年后重返世界之巅。一年后,里约奥运会又赢得了一枚金牌——作为教练,郎平也赢得了所有可能获得的荣誉。

20世纪80年代,郎平还是一名运动员时,有很多机会出国参加比赛。那时,郎平才20多岁。像许多人一样,她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充满好奇心。有一次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郎平非常惊讶地看到一个有四五个标准足球场的小镇。她在日记中写道:“这提醒了我为什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足球队在世界足球领域很出名,为什么它拥有迷人的高超足球技术。事实上,一个小俱乐部可以培养出像鲁梅尼格这样的世界明星,这表明一项运动的普及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

当时,国家已经进行了改革开放,但竞技体育的水平和思维仍然处于计划经济时代,许多观念远远落后于国际。一个很小的例子是运动员的饮食。在比利时的比赛中,晚餐吃牛肉。牛肉很嫩,没有完全烤熟,还有点充血。郎平听说这种饮食方法的营养价值比过熟的饮食高几倍。他喊道,“难怪欧洲运动员普遍更强壮”。后来,当古巴队早餐吃火腿和鸡蛋时,中国女排队员也开始改变早餐不吃肉的习惯。郎平患有晕车和晕机。每次他出国参加比赛,下飞机时都会头晕。恢复需要很长时间,这对训练和比赛产生了很大影响。在访问美国时,洛杉矶少年足球队和女子排球队在同一架飞机上。在长达20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中,青少年们戴着耳机,一个接一个地唱歌、扭动身体,精力充沛。“这表明他们的身体适应性很强,我们中国运动员之间有很大差距。”郎平观察和思考的习惯给她以后的教学带来了很多帮助,也开阔了她的视野,加深了她对排球和运动的思考。

2000年奥运会后,美国队向郎平发出邀请,但她刚刚退出中国国家队并拒绝了。2004年11月,美国队再次发出邀请。这一次,郎平反复考虑并同意了。她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这个决定主要是为她的女儿做出的。“因为我女儿年纪也大了,她才13岁,已经到了青春期。青春期孩子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所以我认为留在意大利不好。我现在打电话时必须计算时差。直到半夜1点她从学校回来,我才能打电话。毕竟,是个女孩。爸爸很照顾她,但是妈妈不在的时候,情况还是不一样。如果我不接受这份工作,我将在四年后再次接受它。我女儿多大了?我不会再拿了,真的。我女儿太老了,她不再需要你了。她有自己的生活。”尽管郎平在球场上以强硬和严格著称,但她从不回避展现自己温柔的一面。她放弃了对女排的爱和来之不易的稳定。然而,自从她第一次回来教书以来,她的女儿一直是她最大的障碍。

后来,尽管郎平带领球队在北京奥运会上击败了中国女排,但赛后并没有引起大家担心的广泛批评。现在回顾第一次执教中国女排,有些人认为郎平没有带领球队赢得世界冠军是很遗憾的,但郎平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赢得世界冠军是最好的,但是世界冠军只有一个,不可能每个人都赢。只要我尽力,我就不会后悔。”有一件事非常感动郎平。经过近10年的艰苦训练,美国队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失去了金牌。领跑者海曼选择退出国家队,为日本大奖赛参赛。1985年,他在一场比赛中突然晕倒。在去医院的路上,他的心脏停止跳动,死于心血管疾病。她的主教练塞林格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为了纪念这位敬爱的弟子,他还作为教练参加了大奖赛。郎平也对海曼的死感到震惊。虽然她和海曼在球场上是对手,但他们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每次他们在美国或其他地方见面,他们都有很多话题要谈,从比赛训练、受伤困扰到爱情和婚姻。经过近40年的舞台起伏,郎平对体育有了更超然的看法。

对于见证了20世纪80年代中国女排“五连冠”的中国人来说,女排就像一个精神图腾,作为女排的代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郎平就是这个图腾的体现。在过去40年左右的时间里,她见证了女子排球的高潮和低谷,成功和失败。里约奥运会赢得冠军后,许多人又提起了“女排精神”。有人问郎平,女排的精神是什么?她的回答是:“女排的精神不是要赢得冠军,而是要知道有时候她们不会赢,会尽力而为。即使你一路走起路来不稳,你还是会站起来抖抖灰尘,眼睛依然坚定。生活不一定要赢,而是要努力赢。”

(参考书目:《郎平日记与书信》,人民体育出版社,1986年);《郎平自传:激情岁月》,东方出版中心,1999年)

[推荐阅读]

又是3比0!八连胜!只有女子排球队能治愈男子篮球队造成的伤害。

广西快3开奖结果 彩票开户网 江苏11选5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