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贝家新闻>科技>追逐风云人物的灵魂轨迹

追逐风云人物的灵魂轨迹

发布时间:2019-11-18 10:44:51

作者:袁运儿

他曾领导中国电影的先锋实验浪潮。他的处女作《黑色大炮事件》在电影业是一部轰动一时的电影。后来,他在《站起来,不要躺下,背对背,面对面》中表达了他对中国社会和心理变化的详细观察。他不仅一方面创作了三部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伟大复兴的开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还为之后的主旋律电影树立了标杆。他还监督了几部中国顶级大片,并被誉为“中国电影业的第一个制片人”。65岁的黄建新自1979年加入Xi安电影制片厂以来,已经在电影界工作了40年。

上周五,黄建新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拍摄的致敬电影《胜利时刻》正式上映,而另一部以他为主要制作人的致敬电影《我的祖国和我》(My Country and I)也将于9月30日与观众见面。虽然黄建新经常说拍电影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职业,但这句话仍然表达了他衷心的愿望:“戒烟很难,就像吸烟者上瘾一样。即使他累得躺在街上骂“谁发明了这部电影”,他起床后还是会继续做下去。这就是电影。”

导演

从拍摄先锋电影到走向市场

1979年,黄建新敲开Xi安电影制片厂的大门,凭借一夜之间写的8000字的剧本评论成为了一名编辑。那一年,他25岁。

黄建新电影之路始于片场的拍摄。虽然他是一名“杂工”,如现场记者和导演助理,因为他一丝不苟、认真、谦虚、好学,工厂里的人喜欢找他工作,甚至给他起了个绰号“消防队”。如果任何演员有任何问题,他将被派出。1983年,黄建新在山东荣成的《旋律与旋律》片场担任李玉才导演助理,打电话让他立即上车,直接去湖南。黄建新在火车上站了30多个小时后,抵达湖南沱江镇,在那里等待第四代导演吴田明的《没有航标的河流》。“对于拍摄来说,实践经验非常重要。目前,在片场,几乎没有问题对我来说是困难的,我也不会紧张。这与我在那些日子里记下的许多背对背的笔记有关。”黄建新说道。

当时,改革开放的大门刚刚打开,电影业也在寻找新的出路。当时的西部电影厂厂长吴田明非常聪明,大胆聘用了一批有才华的年轻导演,包括陈凯歌、张艺谋、田壮壮等。黄建新忍不住尝试的冲动。

当时,严肃文学是影视作品最直接的来源之一。黄建新看中了张贤亮的小说《浪漫的黑色大炮》。根据当时工厂的规定,新厂长的前三部作品需要联合指导才能独立创作。黄建新问吴田明,“谁和我‘团结’了?”吴田明一挥手说:“不,你自己开枪!”结果,当时平均年龄只有28岁的剧组立即去渤海大连船厂拍摄黄建新的处女作《黑炮事件》。

这部电影以寻找黑色大炮的电报开始,讲述了一系列滑稽可笑的故事。它具有黑色幽默的讽刺力量。即使在今天,先锋电影的语言似乎还是相当微妙的。首次亮相令人惊讶,“黑炮事件”让黄建新出名。《北京日报》当年发表的“1985年电影奖公布”报道记录了这部电影获得广播电影电视部年度杰出电影奖、刘子枫主演的电影获得金鸡奖的消息。

此后,黄建新执导了《错位》和《轮回》,这两部影片与《黑炮事件》一起被业界称为“先锋三部曲”,引领了中国电影的实验和变革浪潮。与此同时,《红高粱》、《黄土地》和《狩猎场扎萨》等第五代导演作品爆炸,在国内外引起轰动。黄建新回忆说,有一次他在北京的一家酒店拍了一部为期两天的电影,期间四部外国电影节选来到他身后,讨论谁会抢这部电影,谁会首映。

不仅电影,整个80年代都充满激情,百家争鸣,文坛欣欣向荣。“当时,有晦涩的诗歌、伤痕文学、明星画、新电影等。,形成一个全面的文化运动,有点像西方文艺复兴,这是中国人的“补课”黄建新说道。

20世纪90年代,中国电影开始大踏步进入市场。电影的娱乐和欣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这对擅长制作艺术电影的导演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拍摄《轮回》后,黄建新去澳大利亚讲学两年,看了7800部外国电影。他意识到一个事实:为了生存,一部电影必须“好看”。

“当我从澳大利亚回来时,我发现我的国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老百姓什么也没说,就是不做。现在他们不再说什么,开始认真地去做。”1992年,黄建新以《站直了,别下来》开始了他的“城市三部曲”。这部电影的主要人物是住在同一栋楼里的高作家、刘干部和张soho。由于社会的巨大变化,三个邻居的心态和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北京日报》曾报道这部电影充满喜剧性和发人深省。这为在中国制作艺术电影的导演们铺平了一条新的道路。"面对电影市场的进一步自由化,黄建新站起来不要躺下."

转换

追寻年度风云人物的灵魂轨迹

对于现在的年轻观众来说,黄建新更出名的是他的“红色三部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复兴和建国的开始。这三部作品都以其强劲的明星阵容和华丽的视听图像为以下主流电影树立了全新的标杆。

2008年,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黄建新应时任中国电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的邀请,共同执导电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北京电影学院83级导演培训班党支部书记和班长再次并肩站在一起。以商业电影思维为主旋律是两位老同学为这部电影设定的基调。从准备、拍摄到宣传和发行,这部电影紧随一系列顶级大片之后。这部电影中有170多名明星出演,这让导演陈可辛对他一生都想拍摄的演员感慨良多。黄建新在一部电影中完成了拍摄。“想想看,如果没有这么多明星,我们怎么能更好地吸引年轻观众来看这部戏呢?”黄建新问道:“此外,有这么多优秀的演员,电影的质量更有保证,即使是小人物也能有很多色彩。”

用人性化的细节塑造新的领导人形象是国家建设伟大事业的又一个突破。黄建新回忆说,启动的第一天,剧组在河北省拍摄了党中央淮海战役筹备会议。当他们要求拍摄时,所有的演员都笑着说他们的台词。黄建新立即叫停:“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如此重要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每个人都笑着说话?”演员们也笑了,说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然而,在黄建新看来,过去的许多主旋律作品都习惯于从胜利者的角度进行反击。“看来我们那时将一直在做决定。根本没有危险,但事实上没有。战前有许多变数。对过去的概念化是错误的。”

为了追寻历史情境中那些有影响力的人的灵魂轨迹,黄建新经常在片场即兴表演。他的显示器旁边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根据剧本通常被拍摄成两半。他说,“停下!每个人都有一个小时的休息”,然后开始在电脑上写剧本,打印出来并直接拍摄。辽沈战役期间,周恩来到处都找不到毛泽东。最后,人们发现他站在屋顶上,烟头满地都是。这出戏是临时增加的。“因为那是决定性的时刻,我们想表现毛主席的紧张心理。淮海战役胜利后,主席喝醉了,坐在一个大桶上,埋头苦干。其他几位领导人喝酒、打破碗、唱国际歌曲……这些都是我们从未见过的画面。”

《建国大业》上映后,获得了当年大陆电影的票房冠军。这部电影适度地娱乐和商业化了主题电影,找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平衡点,成为这类电影创作的转折点和路标。此后,《智取虎山》、《湄公河行动》、《狼勇士2》和《红海行动》等主题电影相继上映,各部委欢呼雀跃,大获全胜。

今年,黄建新手头又有两部主题致敬电影。《决定性时刻》(The Decisive Moment)不仅带领观众回到了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共中央在香山度过的那段日子,用生活中各种琐碎的事情塑造了领导人鲜为人知的一面,还从俄罗斯带来了历史资料,还原了建国仪式的多彩画面。《我和我的祖国》是七位中国重量级电影导演的合集,表演了七组与普通人和祖国密切相关的故事。黄建新是主要制片人。

黄建新在两位演职人员之间来回奔波,甚至连续几天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后来在剪辑室,他发现没人说话。回头一看,工作人员都在沙发上睡着了。既然两部电影都成功完成了,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生产者

努力建立中国电影产业体系

除了当导演,“金牌制作人”是黄建新今天在行业中更响亮的地位。自1998年的《飞起来》以来,黄建新已经制作了近40部大大小小的电影,其合作伙伴几乎聚集了中国电影界最强的导演阵容,不仅包括大陆导演冯小刚和陈凯歌,还有香港导演陈可辛、董成义、徐克、林超贤、陈德森和张志良,甚至还有《夜刀》、《木乃伊3》等跨国制作。

谈到他为什么从导演变成制片人时,黄建新坦率地说,他希望通过大型中国电影的拍摄实践和他在电影业的同事们来促进中国电影产业体系的建立。只有这样,中国电影才能稳步发展。在他看来,一部爆炸性电影无法支撑整个行业。“行业是在寻找规则,不依赖爆炸性电影,行业是在讨论你投入了多少,你到底能回来多少,以及利润是否会继续推动电影的发展。2018年,我们的电影年产量超过1000部,但只有300多部电影进入电影院,这是不相称的,也没有赚钱。如果有一天我们工业的总产出和投入比变得良性,我们的电影业将基本建立起来。”

黄建新回忆说,电影一结束,调光器就调整颜色,感觉很好,但是一旦在电影院放映,画面就变得非常暗。原因是电影院拒绝把灯泡调到最亮,因为它非常昂贵。这部电影的音效也是一样的。按照标准,录音非常好。当我们到达电影院时,声音变小了。首先,放映员秘密地将音量从国际标准的7调至5以上。这样做的目的仍然是省钱。第二,一些电影院隔音效果差,音量开得太高,导致电影院之间的干扰。“但在进口杜比投影系统中,声音和图像都有固定的标准,一旦改变就不能发布。从这次筛选的细节来看,我们的工业标准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

没有庞大电影产业的支持,一些大题材、大制作的大型电影仅靠手工工作室是无法完成的。例如,黄建新说,“例如,《我和我的祖国》,拍摄涉及到从各行各业获取信息。在2015年的“9·3”阅兵式上,还有一张女飞行员驾驶战斗机带领下面的飞行梯队接受检查的照片。如果没有空军的支持,没有电影工业的必要条件,你会怎么拍?”

近年来,总有粉丝呼吁黄建新多做导演,少做制片人。面对每个人的热情呼吁,黄建新似乎很平静,不介意具体的角色。他笑着说,他的好奇心更强了,他对任何事情的兴趣都不长,很快就变了。“独特性对我来说不是那么强。我必须忍住,直到我想表达出来。”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他仍将是导演,就像制造“黑色大炮事件”的年轻人一样。(袁运儿)

注:原标题是“黄建新:电影上瘾,不管你有多累。”

极速飞艇app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Top